朝阳区野生仁波切生死场:洗脑、囚禁、割肉侍佛背后的娱乐圈骗局

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意在传递信息,让人们少上当受骗。


有很多人曾经热议:你知道 x 宝上有哪些很恶心的骗局骗术?

评论有很多,不是遭遇到了假商品就是遇到了假店铺。在我看来,一些经过精心布局的、长期进行的、有广泛影响力的骗局是最让人痛恨与厌恶的。今天我要给你讲的这个故事,和 X 宝上的一种假虚拟商品有关:藏传佛教高僧代诵经文、祈福超度。

截图我就不发上来了,以免误伤真的出家师父。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一下,自行辨别真伪。

诈骗团伙利用学佛之人的虔诚之心,虚构假高僧,假活动,骗取钱财。这种伎俩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属于高智商犯罪了,与其他骗术相比,这种骗术连制造假货的成本费和快递费都省了。


你可能会想,没见过有名的大丛林寺院在购物平台上开过什么网上服务店吧?这怎么能信呢?但是,就是有人信。而且,这种骗术只是假高僧诈骗团伙犯罪行为的冰山一角,接下来,我将为你揭晓一个完整的黑色造假产业链。

那年 12 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了世叔—王叔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惶惶地问我,区人民医院急诊科有熟人吗?电话里王叔语无伦次,讲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受伤了,还是他老伴出了事。王叔儿子一家都在美国,60 多岁的老人看病多有不便,我二话没说,拿上车钥匙就出了门,却不料,从此卷入了朝阳区野生仁波切的生死场。

到医院才知道,出事的不是王叔也不是王婶,而是他们原来教书学校的一个退休老阿姨,一条小腿鲜血淋漓,护士问怎么伤的,老阿姨打死不说。只是不断催促护士赶紧处理,她还要回佛堂。

这是怎么个情况?我有点懵。

王伯让王婶留在里头陪着老阿姨,用眼神示意我去了走廊。在走廊里,王叔长叹一口气:「小张啊,这事我也不知道该和谁说,你小王哥哥一家都在美国我也不想他们为了这事回来,我跟你讲啊」说到这,王叔警惕地观察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说,「我们这群老家伙这次可能是招惹上了不得了的邪魔了。」

事情要从 6 个月之前说起。

王叔夫妻俩,被这位老阿姨介绍,拜入了一个活佛门下。这位活佛号称能识人心,通神灵,本事大的不得了,在见到王叔的第一面,就声称王叔有亲人近期要出大灾祸。退休大学教授王叔拂袖而去,结果就在第二天,他儿子一家就在美国出了车祸。车祸说大不大,但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王叔夫妻俩半推半就地开始参加这位活佛信徒的集会,结果发现,这活佛可能真有神通!

据其他信徒说,活佛已经 80 多岁了,看起来居然和 50 出头的人差不多,而自从吃了活佛给的灵药,介绍人老阿姨多年的胃溃疡居然痊愈了。现场还有老人家哭得涕泗横流感恩活佛让自己癌症消除的。


转折点发生在今天的法会上,当时老人家们纷纷奉上红封供养活佛,别小看老人家的财力,现金和存折是最基本的,还有老人直接供奉了房产证。

这时候,意外发生了:老阿姨忽然哭了,问,「上师啊,我已经身无分文没有东西可以供养了,怎么办?」原来,老阿姨已经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每月退休金统统拿来供养上师,连政府发的补助、取暖费,也全部供奉了。

活佛端坐在法座上,微微一笑道:「你不是还有肉吗?」 老阿姨恍若醍醐灌顶,走到佛堂洗手间,一边惨叫一边割下自己小腿上的一块肉,就这样鲜血淋漓地呈了上来。方头大耳的活佛,伸手蘸取了老人生生割下来的肉上的鲜血,放到嘴里尝了尝,然后说:「肉很新鲜,你很虔诚」。

目睹了这个场景的王叔,恍若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如此残忍的行径,怎么可能会是引人向善的佛陀所为?

王叔指着活佛破口大骂:「你你,你不是人!你根本就是个披着袈裟的恶魔!」

随即王叔与老伴就把倒在地上的老阿姨扶起来带到了医院。

尽管此前就对「朝阳区野生仁波切」有所耳闻,但这么血淋淋的故事还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把王叔扶到走廊椅子上坐下,决定先给老人们买几份饭:此时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光景了,老人连午饭都没吃上。

拿到外卖上楼的时候,我还在思索这个活佛和他背后的势力,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好死不死,汤水洒到了对方的包上,那是个限量款铂金包,我大表姐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衣着低调的女子「唰」的一下拽掉墨镜眼看就要教我做人,脸上的愠怒却在仰头看到我的脸之后尽数变成了惊诧:「老弟?你怎么在这???」

得,对面可不就是我亲表姐么。

「姐,你来医院干嘛?」

大表姐也不管她的铂金包了,直接往后一甩:「别提了,我来看你大冰哥,这傻子学佛学的,差点没把命搭进去。」

大冰哥是个奇人,大表姐高中同学兼老铁。大学辍学搞摇滚乐队,差点没被他爹打死。仗着家里有钱,好歹把爱好坚持了下来,如今已经是摇滚圈子里有名的鼓手。大冰哥学佛我是知道的,号称修的是藏传密宗,拜了个上师,特虔诚,每天颂经打坐,浑身都纹了密咒。他对上师的尊重和依赖比对他亲爹都要强。


我在病房里见到大冰哥的时候,差点没认出他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手指上纹的藏文六字真言都缩水成一坨了。表姐在旁边凉凉地讲:「好好看看,你可差点就再也见不到这傻 X 了」。

原来,摇滚大冰哥在顺义租了一个农家院改成了排练室,自己也住在了这儿。前段时间,他一到晚上就昏昏沉沉,但他以为是修行达到了一个境界,飘飘然有些灵魂出窍的感觉,还跟上师打电话求教,上师夸他:「嗯,你很精进,有慧根。佛无所不能,只要对佛信心具足,就会与佛境界相接,一切无障碍,无能障碍者。继续修炼吧。」

结果前几天,大表姐有事找他,打电话一直不接。大冰常年 24 小时不关机手机不静音的人,最近快年根了也没有演出,人呢?反正也就十来分钟车程,大表姐亲自开车上门找人,结果发现屋子灯亮着,砸门却没人开,探头一看,傻大个大冰倒在炉子边上,满脸是血。女豪杰大表姐直接踹门进屋,打 120 把人送急救。

「你猜怎么着?这家伙生炉子的时候把那屋的烟囱装反了,直接一氧化碳中毒了。大夫说,要不是送来得及时,人就没了」

大表姐一脸恨铁不成钢,「现在还信你的仁波切不?」

大冰呵呵傻笑:「嘿嘿,不信了,大彻大悟了。不过谁能料到,有 50 多个法王替他认证过的,还有清华哲学学位的活佛,居然是个水货呢!」

又是个假活佛、假仁波切。

上到 60 多,下到 30 几,退休老人不放过,娱乐圈更是重灾区,整个朝阳区的仁波切密度,有点可怕。谋财也就罢了,这已经开始害命了。我把表姐喊到病房外,「姐,这事我得管」。大表姐收敛表情,脸上也凝出属于老张家的那份沉静,「这事单靠你不成,我帮你」。

接下来的一周,我和大表姐分头行动,正当有眉目时,我接到了王叔第二通电话,「小张啊,你不是有个警察朋友吗?你帮我问问他,这事他们警察能不能管了」

「叔,别急,啥事你慢慢说。」

「上回你见过的那位割肉老阿姨,大冷天的死在自己屋里了!大夫说死因是胃癌,她那溃疡压根就没好!你婶子说得去找那个假活佛给老姐妹讨个公道,你给我问问你那警察兄弟,这事他们管不管,我能带着你们上假活佛的佛堂去。」

出人命了,警察当然要管。却也是注定找不着活佛了,那所佛堂,早就人去楼空。王叔夫妇在佛堂认识的那些信徒们,对活佛的去向纷纷守口如瓶,还反过来诅咒王叔夫妇「欺师灭祖者」、「妖孽夫妻」。这个假活佛的洗脑功力之强大,由此可见一斑。

「常规操作而已」,大表姐裴女士说。此时我俩正在她家碰头汇总情报。经过一周的调查,我已经大致摸清了朝阳区野生仁波切们的生态。

原来,潜伏在朝阳区的「假密宗高僧大德」中,当前有两大巨头:一派是以让老阿姨割肉供奉自己的多杰仁波切为代表的第二代野生活佛。一派是以大冰前上师荣生仁波切为代表的第三代野生活佛。

目前两派正在 battle,力争朝阳区活佛 NO.1 的位置。为什么呢?

原来,娱乐圈是假活佛们眼中的「流量池」,是大肥肉诞生地。原本是荣生仁波切的天下,但多杰仁波切最近从娱乐圈吸纳了诸多大金主信徒,动了荣生仁波切的蛋糕。

这两位来头都不简单:多杰仁波切号称世界佛教总会会长,是位不世出的奇才,佛教界诸多德高望重的老大师都拜在他门下甘愿成为门徒;荣生仁波切则是号称被最多活佛认证过的转世活佛,足足有 50 多位,包括某派最高领袖也为他做了认证。

两人的弟子,也彼此不服气。今天某天后给活佛上师供养了 1 千万,明天某一线就在二环给活佛修了座精舍。「娱乐圈这么痴迷于拜活佛,真的是因为人傻钱多吗?」我把冲好的咖啡端给大表姐。大表姐拈起杯子一笑:「当然不是!」


在这个更新换代按小时计的圈子里,爬上去太难太难,而要掉下去,太快太容易了。无数人正踩着别人的头往上爬,大家都在拜活佛,有的人真的靠拜活佛上位了,你拜不拜?

退一万步讲,用学佛话题拉近彼此的距离,反而是成本最低,而收益可能最大的社交活动:当你和某投资人、金牌经纪人拜的是同一位上师,靠着这层关系要搭上话,岂不是比毫无交集,要顺理成章得多?

当然,也不是你参与了,别人就会带你玩。娱乐有自己的圈,活佛也有。如果你只是个流量,顶级活佛根本不屑搭理你,已经进圈的人也不屑带你玩:太掉价。

而你若是手握资源的那个人,那么无论上游还是下游,都会主动来找你。假活佛们有一份自己的「白名单」,身家越高的人,在名单上的排名越靠前。这份白名单上的人,是顶级假活佛们要力争的精准目标客户,搞定了其中一个,意味着搞定了这个人背后的一群人。

大表姐一甩长发:「巧了,你姐姐我,恰好就是他们想搞定的那种人。」

忘了说,我大表姐裴女士,江湖人称「小生教母」。经过她的手带出来的人,要么火,要么火很久。在这个圈子里,搞定了大表姐,意味着搞定了她的投资人大佬圈,也搞定了所有挖空心思想要往上爬到金字塔顶端的当红小生。

接下来的舞台交给大表姐,为了争夺她这位潜在大客户,两位活佛展开了斗法。而朝阳区群众、娱乐圈众明星、警察纷纷登场,演出了好一场活佛现形记!

在位于朝阳区二环边上的一个精舍中,正在举行一场肃穆的法会。裴女士终于见到了那位久负盛名的多杰仁波切。在二环这么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掩藏着一个占地几百平方米的大型精舍,见多识广如裴女士都啧啧称奇。引裴女士来的制作人桃姐说,这地方原先是某位虔诚信徒的私宅,直接供奉出来改建成了师父的精舍。

放眼望去,精舍穹顶上经幔缠绕,转经筒绵延不绝,人讲话也不由得轻声细语。檀香阵阵,梵音袅袅,一踏进精舍的门,瞬间就从车水马龙,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裴女士毫不意外,她平时打过交道的某些投资人,某一线主持人,也都在觐见现场。

多杰仁波切坐在高高的佛床上,俯瞰座下弟子,他穿着红金相间的袈裟,长得方头大耳,长长的耳垂居然真和释迦牟尼像有几分相似,看起来满脸佛相。多杰仁波切的弟子都被告知,师父已经 80 多岁了,但看起来真的才 50 出头的样子。法会现场,每个人都得到了仁波切的赠言,在外前呼后拥的投资人此刻匍匐在活佛脚下,激动得热泪盈眶。

桃姐压低了的声音里含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太幸运了,你太幸运了!刚一入门,就能接触到正法,亲眼面见上师,一般人根本见不到!」原来,这位多杰仁波切已经是诸多佛学大师的上师,能有幸得见的都是通过了层层关系,而裴女士,算是真正被接纳进入了属于桃姐,和包括投资人、一线主持在内的,一个心照不宣的高端学佛小圈子。

当天,在现场的一位知名投资人一口气捐赠了千万级别的供养,当然不是给活佛本人,活佛不收,而是进了活佛随身弟子提供的一个寺院的账户——活佛会用这些供养,来从事慈善事业:放生、教学、建寺庙和医院,甚至赈灾。

轮到裴女士了,裴女士在虔诚地顶礼活佛后,发出了想请活佛联合圈内众多明星,一同举办一堂跨年祈福法会的邀请。多杰仁波切早已知晓裴女士的身份,她的名字在「白名单」里存在两年了,仁波切对裴女士露出了赞赏的微笑。

走出精舍的裴女士给我发了一条信息:鱼儿上钩了。

几天之后,裴女士在出席某明星代言的智能手环的发布会上,「有幸」和另一位耀眼的活佛搭上了线,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荣生仁波切。

也许是久浸娱乐圈的缘故,荣生仁波切的气质看起来和高高在上的多杰仁波切截然相反,甚至有点和蔼可亲。秀气的圆脸,皮肤白净,被人争先合照的他全程笑容可掬。相比较略神秘的多杰仁波切,荣生仁波切业务也要接地气得多,他用智能手机,有社交媒体账号,甚至会为俗家弟子主持婚礼。新品发布会上的智能手环,也是经他开过光的。

就在裴女士和第二位活佛见面过后不久,她接到了介绍人桃姐的一通电话。在讲完正事之后,桃姐状似无意地提起了多杰仁波切,言谈下颇有对裴女士恨铁不成钢之意,「上师当初对我说要带福报大的人来皈依,我第一个就想到了你,你这皈依得拖到什么时候啊?」裴女士嗯嗯啊哦地应着,回道,「桃姐,要不你先看下这条微博,别人发我的。」

一头雾水的桃姐挂断电话,打开裴女士发过来的链接,脸瞬间就黑了。就在 1 个小时之前,某朝阳群众小号,以受骗老年人家属的身份,爆料多杰仁波切,他年龄造假!这条微博里曝光了多杰仁波切的俗家信息:他真名叫吴高义,根据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推算,他的年龄根本不是对外宣称的 80 多,而是与外表相一致的 50 来岁。

微博还@了一众新闻账号,但应者寥寥,多杰仁波切的水军们已经占领了评论区。

不得不说,假活佛团队的公关能力还是很可以的,很快,这条微博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多杰仁波切捐赠一千万做慈善的信息。

眼看着热度降下来,裴女士不甚信任地问我:「老弟,你这一招没啥用啊?不会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我微微一笑,「姐,别急,再抻一会儿。」

果然,隔天,我接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电话,来自王叔。

原来,在那条微博爆出来的当天深夜,有人敲响了王叔家的大门,隔墙扔下一句话:「再敢乱讲话,杀你全家!」。这没头没脑的,报警都无从报起,王叔夫妇惊慌之下,打来了这通电话。「小张啊,叔真的怕了。你能不能问问你那警察朋友,这种情况能不能申请警察保护?」为了增加砝码,王叔还讲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

原来,自从那位割肉老阿姨死后,王叔就开始有意识地收集多杰仁波切的信息,发现此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娱乐圈的香饽饽。而一条人云亦云的消息,也开始在原先的老人圈子里开始流传,那就是:这多杰仁波切可能还在城里某处养着情妇!信息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原先为多杰仁波切贴身照顾生活的司机,但是真是假,王叔就不知道了。


这是一条让人振奋的情报,值得好好利用。事不宜迟,我没有时间自己行动,马上联系了我的一位朋友,让他给我介绍位信得过的私家侦探。

正在此时,一位不速之客敲响了裴女士家的大门。来者是荣生仁波切身边的司机兼生活助理。就在新品发布会上,裴女士向荣生仁波切透露了要找多杰仁波切主持祈福法会的事情,这位活跃的活佛转身便主动派了心腹上门沟通相关事宜。

裴女士和司机谈话期间,裴女士状似无意提起了多杰仁波切造假、养情妇的风波。司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并没有接话茬,而是一口气报出了好几个知名活佛的名字,言下之意,这些人都给荣生仁波切做过认证,荣生仁波切更值得信任,他才是真正有资格主持祈福法会的活佛,一边说,他还一边掏出了一个荣生仁波切亲自开光过的护身符送给了裴女士。

裴女士受宠若惊地双手接下这个圣物,连呼:「顶礼上师!顶礼上师!」裴女士旋即表示:感恩荣生仁波切,祈福法会的主持人选她会重新慎重考虑!司机满意地点点头准备告辞,但在临出门前,他随口说了句话:「在青海有位沧浪大法王,是上师的多年好友,对上师早年的学佛经历也很熟悉,他在 xx 寺」。

扔下这句话,司机径自离去,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裴女士一字不差地转告给了我,给我留下了经久不散的异样感。作为荣生仁波切的心腹和贴身助理,这位司机可以说是最了解荣生仁波切的人,他为什么要甩出这句话?这句话背后有什么意图?难道沧浪大法王是一个更高的存在?也许他也是跟荣生、多杰一样,是一位假活佛玩家?

我打开手机快速检索,很遗憾,网上对沧浪大法王的报道和描述并不多,只有一个微博官方认证的大号,时不时发一些藏传佛教的「真言」。

第六感告诉我,这背后一定暗藏玄机,我决定亲自到藏区走一趟。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我飞往青海的航班上,荣生仁波切竟然出事了。战场还是网络,这次,换荣生仁波切被扒,而且还是被人扒到了底掉:出身闽南地区的身世、陈荣达的本名、早年的摆地摊和算风水的经历、靠圈内某大佬带着接触藏传佛教的缘起、直至最后摇身一变成为活佛的经历,事无巨细,图文并茂。

很明显,多杰仁波切开始反击了,并且直指荣生仁波切的身份合法性问题。

两大活佛隔空斗法的大戏正式拉开了帷幕,荣生仁波切团队当然没有坐以待毙,一边公布了荣生仁波切的 50 多个活佛认证资料,一边开始大肆宣传他五岁开始,听过一遍即可口诵整部佛经的佛缘。

这些给荣生仁波切做认证的活佛中,不乏传奇人物,而他们给荣生仁波切做认证的故事,也堪称传奇。传奇之上再叠加传奇,舆论风逐渐变了,大家都爱听传奇故事,至于传奇背后的真假,没有多少人愿意深究。一场风波很快平息下去,荣生仁波切抵御住了攻击,甚至反击后更胜一筹了。

紧接着,裴女士发起的娱乐圈祈福会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她改变了决定,最终选择了荣生仁波切主持大法会,并邀请荣生仁波切亲临筹备现场指导。

谁曾料到,尴尬的一幕发生了:曾经给荣生仁波切做过认证的豪华活佛团中的一位:沧浪大法王,向全世界公开自己是骗子。他在网络平台上公开自爆自己是自封的活佛,为了骗人方便,自己和汉人陈荣达互相认证对方为活佛,对方还给自己捐赠了一座寺庙。认证书签名、合照、财务往来记录,一应俱全。荣生仁波切此前公布的 50 多份认证材料,此时成了把自己钉死的铁证。

荣生仁波切,或者说陈荣达,当场黑脸。什么娱乐圈高级法会,无心应酬,立即离场。


刚一钻进豪华座驾,荣生仁波切立刻掏出电话,直接打给了这位沧浪大法王,在电话里,他大肆咆哮,质问对方:「老鬼,你发什么神经!为什么要坏了规矩??你要害惨我!」他歇斯底里的模样和平时和蔼可亲的派头简直判若两人,司机不由得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

电话那头,沧浪大法王,青海的一个农民,操着他不甚熟练的汉话,回道:「陈荣达你不要再讲了!民宗委的人马上就要到了,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挂断电话,黝黑皮肤的沧浪大法王露出了讨好谦卑的笑容,看着对面的小伙子道:「这样子可以了吧?我也就是挣口饭钱……等会民宗委的人来了,你要告诉他们,我是主动自首的!嘿嘿。」

小伙子,也就是我,笑了笑,道:「好说,好说。」

这一回,荣生仁波切/陈荣达,恐怕再无翻身之日,要彻底出局了。由此引发的娱乐圈巨震,才刚刚开始。故事,也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回宾馆的路上,在终于有信号之后,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来自之前联系的私家侦探,确实靠谱。当图片完全加载出来之后,我不由得眼前一亮:那是一张,多杰仁波切和一个女子出双入对某小区的照片,两人姿态亲昵,关系一看就非比寻常。

正在此时,私家侦探的电话也打了进来,核实完所有细节,我给了侦探一个电话号码,让他按照格式,将图片信息发送到这个号码上。

同一时间,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北京,住所里的陈荣达仍在破口大骂,他扔在地毯上的手机闪了闪,收到了这条信息。司机低眉顺目,在陈荣达飙脏话的间隙提醒道:「上师,有信息。」陈荣达脏话飙出了海豚音:「这种时候还管什么短信!!!」嘶吼中唾沫星子喷到了司机眼镜片上,丝毫不复当初高僧大德般模样。但过了一会儿,陈荣达还是捡起了手机,在看到信息的第一眼,陈荣达瞬间变脸,露出了一个堪称狰狞的笑容。

那是一条追溯不到发件人的短信,内容很简单:一张多杰仁波切/吴高义和女子的照片,底下还附录了一个地址。

转眼到了年底,裴女士发起的祈福会终究是成了,只不过主角已经由荣生仁波切,又换成了多杰仁波切。法会现场堪称庄严、隆重,除了一些对多杰仁波切敬仰已久的艺人们、众僧人,还有诸多媒体到场。

法会到了高潮,多杰仁波切开始为新年和众生祈福,原本一片肃穆祥和的会场,却忽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不同的人,通过不同的渠道,收到了同一条视频。嘈杂声音如蚊蝇聚集,渐渐成喧哗之势,多杰仁波切不悦地睁开双眼,却发现艺人们纷纷脸色大变、在助理的护送下仓皇离场,而原本安排在后排的媒体已经冲到了前台,争先恐后把话筒递到了自己跟前:「有人在网上说你囚禁奸淫女子十多年,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是一段提前录制好的视频,一位脸部打上马赛克,声音做了特殊处理的女子,在镜头前声泪俱下地控诉,多杰仁波切,这个俗名吴高义的假活佛,对自己实施了长达 10 年的性侵和软禁,强迫自己给他当了 8 年性奴。

视频在法会的高潮阶段,经过各种渠道发送到了法会现场人员的手机上,至此,全场哗然。媒体一拥而上试图捕捉多杰仁波切的第一反应,明星们在助理掩护下纷纷离场,前来助阵的僧人们有的没有手机,留在原地一脸懵逼。

以上场面,在裴女士绘声绘色的讲述下,荒诞得如同一场拙劣的喜剧电影。当然,我并不十分意外,在把照片和地址发给陈荣达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预料到了事情的发展与结局。我没想到的是,陈荣达能做得这么绝,简直是绝地反击之后不给吴高义留任何退路。

视频上的女子依稀看得出来是飘飘长发,声泪俱下地描述吴高义性侵自己的细节:「10 年前,我拜了吴高义为师,某天深夜,吴高义忽然打来电话说,下楼,我在你家楼下。我诚惶诚恐地上了车,被带到了宾馆,喝下饮料之后被迷奸。事后,吴高义躺在我身边,满足地说:『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睡你。』」

女子声音哽咽,说自己想过逃离,但每次吴高义都用自己家人的性命安全作为要挟,「若敢不从,就让你的家人从此消失在世上。」就这样,女子被吴高义软禁在了一所房子里,当了足足十年的性奴。

直到最近,吴高义忙于法会,不经常出现,自己才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逃离魔窟。女子还揭露了吴高义保持容貌的秘诀:「他会定期做医美,拉皮打肉毒什么的,这样好骗那些信徒,认为自己法相庄严。」

结尾,女子还说到了自己为什么站出来,「是因为不想其他女子再受骗」。

视频到此结束,显然,女子的故事有很多漏洞。首先,囚禁十年不报警不逃跑,谁信呢?再者,帮助她的人为什么恰好在这个时间节点出现?最重要的是,逃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报警寻求保护,而是录视频曝光,怎么说都太刻意。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看热闹的人不在意这些细节。光是活佛、qj、性奴,这些关键词组合在一起就已经炸了,已经没有人在乎真假了。

和多杰仁波切有过交集的明星们,一夜之间删光了所有相关微博,而视频内容,最终也没上新闻报道,甚至被删了个干净。这背后的操作之手,就不细说了。总之,这一回合,假活佛吴高义被一击必杀,彻底跌落神坛。


接下来就是警方介入了,最终查出来,假活佛吴高义号称在全球拥有十万信徒,团队长期用宗教诈骗,以建佛堂、买药等理由募款,还利用互联网购物平台出售假虚拟商品:替信徒代诵经、祈福超度等,骗取钱财。信徒中有人捐出所有身家而倾家荡产,还有人迷信吴高义的「神药」而延误了治疗时间,最终病重离世。

其他小道消息也满天飞,有人说警方在吴高义北京的家中搜出了 2000 万现金,其名下财产超过 3 个亿,也有人说吴高义早就在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上。

除了骗财外,假活佛吴高义对女信徒格外在意,一旦发现年轻貌美的女信徒,便会使尽手段图谋得手。这也许正是他近年来从高端老年人群体,转型到主攻娱乐圈的主要动因。两位假活佛斗法,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那些被骗到丢财丧命的人,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故事到了尾声,现在我来详细给你讲讲,假活佛,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基本上,假活佛的崛起,与社会潮流互为因果。第一代假活佛崛起于上世纪 90 年代初,大多是气功大师出身,或者是借助当时的气功热而收拢了第一批信徒。再在当时北上的港台商人的包装下,一个个文盲、或是临摹字画的工人摇身一变,就成了「东方传奇」「隐藏大师」。这些商人包装出了第一代活佛,也借由活佛的手,赚了个满盆满钵。

转眼到了 90 年代中后期,随着经济改革由南向北,第二代假活佛崛起了。港台明星、商人在内地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港台人崇尚佛法的习俗,也成了某些特定人群的风尚,最终扩散到更大的圈层。


第二代假活佛从南向北踏水而来,他们大多有保健品、传销行业从业经验,十分懂得如何煽动人心,与第一代假活佛不同,他们大多是主动「变身」,并且把他们在保健品传销行业的经验,直接照搬到了吸纳信众的过程中。

而新近兴起的第三代假活佛,则几乎是为娱乐圈「量身定制」的结果。一个个推手批量化包装「生产」活佛,冠以各种头衔,再针对「白名单」上的目标,一个个精准突破,逐渐成为潮流趋势。从产地青海藏区,再到消费者聚集的北京,第三代假活佛自西向东穿山越岭而来,以神台作戏台,为以演戏为生的人们,演出了好一场量身定制的豪华大戏。台下跪拜的人是戏中人,台上演着的人,是更高明的演员。


事情尘埃落定,我边给我的那位警察朋友发撸串邀请,边走进了一个藏在四合院里的私人会所。这是大表姐裴女士组的局:为了抚慰介绍人桃姐受伤的心灵。当然,桃姐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之所以喊我出席,是因为在大表姐家和我有一面之缘的桃姐,非要把我当成大表姐旗下等待出道的小生,要给我「好好包装包装」。大表姐好笑之余,干脆拉上了我,当面讲清楚误会。

酒醒好了,大家端起酒杯,桃姐却忽然喊了停:「等会,我得问问我上师,我今天能不能喝酒」。


一桌人面面相觑,裴女士简直服气了,感情桃姐根本没受影响,一个活佛陨落了,转头又拜上了别的活佛!

桃姐神色肃穆道:「这次不一样,这次是真的!我这位上师是在藏传佛教的最高学府,高级佛学院进修的!人和那些野路子的活佛不一样,是从黄寺大街出来的。」

为了说明这次拜的是真活佛,桃姐当场掏出手机,翻到了自己和活佛的合照,「看这气度!这一看就是真的!」裴女士含笑看过去,表情却瞬间凝固了。她定定地盯着照片看了三秒钟,视线慢慢上移,对上了我的视线。我们眼里是如出一辙的凝重,与掩藏在平静下的惊骇。


照片上,一位年轻的活佛嘴角噙着笑,金属镜框眼镜在阳光下闪着光——赫然就是那位,曾经隐藏在荣生仁波切身边、作为心腹上门和裴女士沟通过法会事宜的司机。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wszx.com/467.html

猜你喜欢

朝阳区野生仁波切生死场:洗脑、囚禁、割肉侍佛背后的娱乐圈骗局

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意在传递信息,让人们少上当受骗。有很多人曾经热议:你知道x宝上有哪些很恶心的骗局骗术?评论有很多,不是遭遇到了假商品就是遇到了假店铺。在我看来,

2022-09-03  分类:修行笔记  浏览:95次


出马圈子里的骗局有哪些?

在出马的这条道路上,很多人都上过当,受过骗,可以说很少有人不交学费就顺顺当当把堂子立起来的,少之又少。上当受骗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为自己不懂,觉得自身的不顺应该是有说法的,所以四

2022-03-08  分类:出马仙书籍  浏览:51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