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录:可以看见光的人

承德袁东风(江湖人称九爷)是我的一位道友。

他的师尊黄道长,年轻时就已小有名气,因其一手的风水探索和八字预测极为精准,在京津冀一带,被人称之为黄半仙。

解放后的黄半仙受到过多方打压,运动把他运得很是狼狈,却也无病无灾地活到了102岁。

90年代中期,黄半仙第一次见到九爷,就感觉他是一块修仙的好材料,那时九爷才十来岁,刚上初中一年级,是个妥妥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几次三番诱导,九爷答应了,自古都是徒弟求师父,这条定律在九爷身上颠倒了。

此后一边跟在黄半仙身后学习《道经》《德经》及《葬经》,一边接受黄继光董存瑞王二小等革命先烈的熏陶。


因为师父的倾囊相授,半年不到,九爷就震开了阴阳眼,可以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物事。

还可以通过不同的人体辉光,判断这个人的富贵贫贱与阳寿。

如果发现一个人的头顶有白光或红光,说明此人内心纯正,善良,无私。

其实很多人都会有红白光芒(灵体)随身,尤其修道信佛之人,只是光束的强弱有别,红白光芒愈强,则代表那个人的修行层次在提升。

有些人可能某阶段名气很大,也有很多神通,因此受到世人的膜拜和敬仰,甚至会被认为是神仙转世。

实际上,他们(修仙者)和普通人相比,不过是红白光略高而已。后期如果不自律,不加强自身的修炼,原有的光芒就会变得越来越黯淡,甚至消散不见。

一般坏人、恶人和奸人,或有精神病甚至小鬼附身的,则会出现灰光与黑光。

因此,一个人不管他怎么自我吹嘘,身上的辉光颜色是无法改变的。

这也代表了一个人的气场。如果吃素心静,光色会变得纯厚。

累世修行得道之人,红白辉光还会变成紫红色,但这种人非常稀少。

九爷说,发现人体辉光,不过是凡人修仙第一层,师父后来还教他观察地气蒸腾的颜色变化。

没多久他就达到了第二层,观气。这一层,普通修炼者可能穷尽一生也难以达到,而九爷只用了七八个月时间,可谓天赋异禀,凤毛麟角。

而且那时他还未成年。


2.

何谓观气?

就是可以看出光和气的层次,冲破三维空间的束缚,形神合一时还可以看到一些无形之物,说白了就是些游魂与孤灵。

因为年轻不懂事,他有些妄自菲薄。

半是修仙半读书时,他以为这些本事(其实就是特异功能)很平常,以为每个人都可修炼,开始在校园显耀。

因为经过轮番测试,同学们对他的本事无不五体投地。

没想却被负责思想教育的副校长知道了,副校长快到退休年龄了,但仍坚持在政治老师的岗位上,兢兢业业。

又是一节政治课,副校长当了全班的面说,小袁同学你很神嘛,来来来,站起来给我们讲一下辉光咋回事。

正经学业上,九爷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经常考鸭蛋,但他记忆力非凡,尤其课外老师(黄半仙)所讲的每一句,他都能一字不漏。


既然当众被点名,九爷只好站起来说了几嘴,仙人我没见过几个,就说我所知道的读书人吧,我师父说,读书人头上的辉光最强,像仓颉、孔丘和苏轼这类人,即便已经死过千百年,但他们坟地哪怕衣冠冢,也能透射出一股股强光,照亮霄汉,与星月争辉。

差一点的像孟子,荀子,韩非子还有欧阳修和王安石他们,光芒也有万丈。

再差一些,像洪承畴,胡兰成,周作人等,也是满室珠光,蓬荜生辉。

再往后嘛,就越来越弱了……另类的视角,征服了所有人,包括副校长,因此他态度有所转变地咨询起自己的不得意门生:那你看我头上的光是不是很厉害?

九爷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副校长催促再三,九爷才咧开嘴一脸憨笑道,您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头顶始终绕有一团乌云,身为学生我不敢跟您说假话,但您实在没有半点光芒可言。

同学们哄堂大笑。

副校长大怒,冲下讲台就要揍他,九爷吓得一溜烟跑了出去。

那是初三上学期,修仙的九爷,因在校园显摆封建迷信,顶撞副校长,思想大大地不行,就此沦为了一条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


3.

师父黄半仙在世时,给九爷讲过几个小故事,说的是他自己的师父,也就是九爷的师公。

那是宣统两年,刚满10岁的师父,跟在师公后面悬壶济世,曾见过刚下蒸汽火车的袁世凯。

那时清廷还没有被推翻,袁世凯大概是回京述职,只见他大马金刀,虎步龙行,身后跟有很多年轻的将官。

师父因为9岁就已开了阴阳眼,那天他站在人群中远远望去,发现袁头顶的红光足有三丈高,十分耀眼,身边还有很浓的龙气环绕。

师父感到很奇怪,就对师公说,这人又不是皇帝,为何身上会有龙气?

师公感慨道,因为他迟早会当皇帝,只可惜他家祖上的福德不够,一旦登基,指定要出大事,还折寿。

几年后袁世凯祭天,师公作为道门大德,又一次近距离见到他。

第二次见到袁世凯,师公发现他以前的耀眼红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股的黑色辉光。

原本绕体回旋(御气飞行)的双龙,变成了两只大口喘气的蛤蟆,这代表袁的健康也出了很大问题,且有盛极而衰之相,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果不其然,不久便传来袁皇帝病逝的消息。

讲完袁世凯,师父又说,随着年龄,每个人(原有)的气场都会发生改变。


譬如说周公子以前是好人,后来被×××引诱,慢慢就变成了坏人,那他以前亮而强的辉光,也会变得暗而弱。

因此,只要认识他很久的人,第一眼就可以根据他(原有)的面相,感应到周公子最近很衰,当然了,这种面相的术语叫印堂发暗。

紧接着,他们会在第一时间纷纷闪开或回避,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借钱就当没看到。

这也是每当一个人水逆、倒霉,或是走衰运的时候,身边没有朋友的由来。

既然讲到了这里,周公子不妨提示诸位一句:今后越是碰到走衰运的朋友,越要勇敢上前,给予他应有的帮助和安慰,会有出其不意的福报。

这就是修行,凡人修仙的第一课,其实回报倒是其次。因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真的很有意思。当然了,这个法门是袁九爷教给我的,经过我的长期实践,不但无毒无害,还可以增强我们头顶的红色辉光。

4.

还有一次在东北,师公被同行的一位高人,推荐给了张作霖。

那是张大帅极盛的时代,师公说,当时他看见张的头顶红光,也有两三丈高。

后来在皇姑屯事件之前,师公因公务去过一趟新华宫,那次觐见完毕,师公回来,半天讲不出一句话来。

为毛呢?

因为他发现张那时的红光,只有五六尺高,灰暗且微弱。

没多久,就被日本人给祸祸了。


解放战争初期,师公准备回老家坐吃等死,临行前接待了一位神秘的大客户。

望闻问切时,他发现大客户虽然命格极贵,但因杀业过重,身上原有的一丈多红色辉光,已经变得很黯淡,甚至有向黑青色变异的迹象,这预示他的大劫将至。

便劝诫他道,你最好的结果是出家修行,或许可以躲过劫难。即便不出家,也要赶紧改行,或是去海外。

但那位大客户却面露难色,思虑良久才叹了口气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完放下一张个人支票便匆匆离去。

大客户走后不久,国内就出了一件重要人物飞机失事的大新闻,师公后来拿起支票一看,落款岂不是特工之王戴雨农!

5.

师父去世后,九爷才有时间重启江湖路。

那年刚入夏,老家一位村干部打电话告诉他,说村里发生一件怪事,希望他能回来给看看。

九爷二话没说就回了趟老家。

那是六几年备荒备战时,村民配合军方挖的一个大坑,坑深十多米,还建了几间土坯房,作为指挥所之用,后来战争并未爆发。

如今废弃多年,人也下不去了。

那段时间有不少村民反映,每到深夜,坑里就会传出一阵阵诡异的吵闹声,声音时强时弱,时断时续,有哭有笑,听上去甚是瘆人。

一开始,村民们以为是城里的男女,躲进坑里搞破鞋,或者是有人在干违法的事。

打了电筒过去一看,哪有什么狗男女?就往回走,还没到家,那边又吵了起来。

再过去,坑里仍是啥也没有,如此反复,村民们不堪其扰。

村干部带了几个精壮小青年,白天晚上都去现场勘察过,坑里积了不少雨水,最深的地方,都快成为一个小水库了。

进坑唯一的一条路,早已淹没在水里,坑壁被岁月和雨水冲刷得很是陡峭,普通人很难下得去。

因此他认为,坑里很可能是进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村干部讲完这事,又赖在九爷家里吃了晚饭,准备晚些时间去现场。

吃饭时,外面就飘起了毛毛雨,他俩本想等雨停了再去,没想雨却一直在下,到了夜里十二点也没停的迹象。

九爷决定不等了,那晚无星无月,天色阴暗,他俩人手一把小电筒,深一脚浅一脚的去了,雨后的夜路很泥泞,地上的青蛙乱蹿。

有点恐惧感,因为其中的一只,弹跳力太好,差点蹿到了村干部脸上,吓得村干部往前疾冲,一只鞋沾泥掉了,他也没敢往回找。

刚开始,二人并没听到什么声音,蹲下来凝神静气了一会,忽然发现那几间土坯房(指挥部)窗户,影影绰绰闪现出几道光。

没一会儿,竟响起一阵阵刀切砧板和锅铲相碰的声音,像是在炒菜。

NM!这是有人在废弃的指挥部里过日子啊!村干部紧紧攥住九爷的手,浑身发抖人发软,说不出一句整话来。

九爷让他松手,村干部假装没听到,反而攥得更紧,九爷费了好大劲才挣脱,因为他发现了几束很强的黄色光晕。

再一看,全是黄鼠狼,足足十来只之多,从形气上分析,其中几只,已经修成人体。

同一时间,貌似灵体最强的那只也发现了九爷他们,眨眼间就朝这边飞了过来,村干部吓得大喊一声,有鬼啊!

发了疯的往家跑,速度之快,把剩下的那只鞋也给跑飞了。


6.

村干部跑了,九爷可不能跑。

因为他知道,这是碰到传说中的黄皮子在修炼人道了,而自己已经在修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道法上可以降维打击。

因此眼观鼻,鼻观心,捏了一道指法,朗声念了半阙《满江红》之后说,你知我是谁,我亦知晓你是谁。

果然有一位身材魁伟的黄皮子走出来说,道友来此有何贵干?

九爷笑着说,你这不装糊涂吗?我来这里还能干什么?

黄皮子说,我们住在废弃的土屋里,既不杀人也不放火,你可别没事找事啊。

九爷说,我知道你们黄家修人不易,几百年也只求个人身,所以不想毁了你们道行。但我今天既然来了,你们就得给出几分薄面,要不然的话就换个地方去修炼吧。

否则,我灭你全家。

年轻的黄皮子大怒,正准备大开杀戒,这时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一位白头发白胡子的老黄皮子走出来,一脚踹翻自己的孙辈,鞠躬作揖道,大仙息怒,容我等商量一下。

九爷说,算你爷爷识相,你们开个条件吧,我这边尽力满足。


白胡子老头(搔首挠耳)想了想,提出以下三个条件:

1建一间小庙供它们居住,一人高即可,但不能像上海方舱那样漏雨。

2给他们烧10000个元宝,40000亿冥币。元宝要纯锡箔制作,币种必须是高仿人民币,俄罗斯卢布也行,杜绝美金、英镑与欧元。

3准备一些贡品给他们吃喝。不吃霉酱鸭,杜绝金龙花。不要被核酸检测过的铁皮石斛和茶叶,更不要千里驰援、冷冻链保鲜过的新鲜果蔬,因为拿不到手。


九爷代表全村一一应允并并兑现。

此后果然恢复了平静。后来还听说,周边村民有生大病或者家运不振的,就去山里求黄仙,结果都还不错。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wszx.com/fanrenxiuxian.html

猜你喜欢

凡人修仙录:可以看见光的人

承德袁东风(江湖人称九爷)是我的一位道友。他的师尊黄道长,年轻时就已小有名气,因其一手的风水探索和八字预测极为精准,在京津冀一带,被人称之为黄半仙。解放后的黄半仙受到过多方打压

2022-04-27  分类:修行笔记  浏览:17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