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秘术:三招教会你改命

1.有福年年在命不好,能否得到改变?

能。

怎么改?

老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以上十件事,随便挑几件来做,你的命就不会差到哪去。


举个例子,北宋名相范仲淹。

传说当年,他的风水先生指着苏州沧浪亭西边的一块荒丘告诉他,这是一块上千年福地,大人买下它兴建住宅,将来子孙会科甲不断……只是那时,已经写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文正公,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文如其人和物我两忘的境界。

心想,这块地如果真有先生所讲的那样厉害,只能旺我小范一家,那未免太浪费了,不如把它建成一所学校,让大家都来沾沾喜气,共同兴旺吧。还能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

就点点头说,好的,我会在这里建一个更大的房子。接下来的日子,范仲淹一面筹集资金工匠,一面叫人设计图纸。

准备在那块风水宝地上建造府学。

动工那天,风水先生屁颠颠来到工地上,见了范仲淹,兴冲冲地说,大人你真行啊,贵府动工也不喊我一声,我也好随份礼呀。

范仲淹道,不是啊先生,我在建府学。


风水先生听后急了,这可是一块千年宝地,可保你范氏子孙万世昌盛呀!

范仲淹道,先生你有所不知,我一家子孙昌盛有何用?大家的子孙都昌盛,才能国富民强啊。

先生立马觉得自己格局没打开,难怪人家能当宰相,而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只能帮别人看风水。

但心中多少有些块垒,就指着不远处的另外一块大凶之地,跟东家赌气似的说,既然你思想觉悟这样高,那么这里还有一块万箭穿心之地,父母葬此地者,子孙刻薄寡恩,世世代代贫穷。

不如你拿去用好了,也免得别人倒霉。

范仲淹就说,先生你不讲,我还忘了这茬,正好我母亲(范父早逝)病重,时日恐怕不多,既然是大凶之地,就留给我范仲淹好了。

先生当时彻底服了。

服归服,面子上还是有些挂不住,认为自己的才华没被东家用在刀刃上,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朽木不可雕也。

就把挑子(风水先生嘛)一撂道,既然你这样有本事,那我走了,祝你心想事成。


可没几年,风水先生忍不住又偷摸回来了,看到苏州府学已建成,面阔七间,红柱粉墙琉璃瓦,十分宏伟。

范仲淹不仅自己在府学讲学,还请了很多的名宿大儒,向学生传经授道。

几年时间,周边读书人翻了几番,又有那块千年福地的风水加持,可想而知,将来苏州地面上的状元郎也会越来越多。

又听闻范母下葬那日,忽然间雷电齐鸣,风雨大作,雨过天晴之后,大家发现范母墓地的极恶风水居然大变。

由原来的万箭穿心,变成了万笏朝天。

万笏朝天!什么概念?

范文正公亲历的这件事,足以证明:心中常有他人,就是上等风水,处处为别人着想,才会有这种上等命运。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便可远胜一切风水。

可以逢凶化吉,起死回生。

可以改命。


千百年来,苏州范家不但没有世代贫穷,刻薄寡恩,偏偏发达兴旺,代代都有能人出。

传到第二十八世孙范敬宜先生(前人民日报社总编辑)那一代时,已经八百多年了,直到现在,苏州的范坟一带,仍有无数优秀的范氏后人。

题外话:至于被沈从文、李苦禅、李敖等名宿大儒嗤之以鼻的画匠范曾,有些人讲他也是范仲淹后人,还说他跟范敬宜老先生的面相都酷似范文正公。

实际上,范曾并没出现在范氏族谱里。


2.无福啃锅盖第二个小故事呢,仍是民间传说。说某地有位风水师,还有一位算命师,毗邻而居。

这两位师傅呢,都有点真本事,因此互相看不起,彼此不服,经常变了花样斗法。

有天他俩在集市上相遇了,路原本宽着呢,看不顺眼的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是。

但这两位偏偏不,偏偏要走到对方跟前,互相吹胡子瞪眼,不让路。

引了一大帮妇女小孩们围观。

正僵持呢,人群里走出来一位小乞丐,大约七八岁的样子。

小孩嘛,好奇心都重,就从围观的人群中挤了出来,想近距离看看,这两位到底是要对骂,比武,还是准备乘机发广告。

算命师看了一眼那个小乞丐,对风水师说,来来来,你这老骗子,我俩就拿这位小朋友打个赌。

风水师说,赌什么你都不行。

算命师气得,我赌这位小乞丐一生贫困,十年之内讨不到老婆。

风水师说,我赌他18岁之前能结婚,20岁左右中状元,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算命师说,行,如果你赌对了,我把相书全部烧掉,终生不再算命,还要下跪磕头,拜你为师。

风水师胸有成竹道,等着吧,你死定了,死瞎子。

搞得那位小乞丐十分蒙圈。


两位师傅分别后,风水师带小乞丐去澡堂,从头到脚给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把他送去学校,白天读书,晚上寄宿在学校旁边的王寡妇家里。

顺带又掏钱把王寡妇的亡夫迁了坟。

小乞丐18岁生日前一天,风水师又把自己的掌上明珠,许配给了他。

结婚当日,算命师不请自来,见到满身喜气、器宇轩昂的新郎竟是当年的小乞丐时,不禁眼都直了。

因为与他10年前见到的小乞丐判若两人。

此时的小乞丐相貌堂堂,天堂广阔,口方鼻直,眼大有神,谁见了都会认定他是一个有为青年。

算命师说,我输了,你的堪舆术法确实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的相术再好也无用,我现在就兑现自己的诺言,拜你为师,从此不再给人算命。

从此改行,做了风水先生的徒弟。

小乞丐20岁那年,果真中了状元。

故事讲到这里,应该算是大团圆了,但事实并非我们所想。


过了几年,状元郎带着娘子,到京城当官去了。

打赌输了的算命师,也觉得自己的手艺学得差不多了,就找到师父,也就是当年的死对头,态度谦卑地问,师父,徒弟我手艺差不多了吧?

风水师说,基本上齐了。

听到这话,算命瞎子立马变了个脸色,趾高气扬(原形毕露)地说,打赌虽然我输了,但我还是不服,因为当年的小乞丐,是我与王寡妇生的儿子。

风水师若有所思道,没想你这死瞎子还真能算计人啊,难怪我早就觉得王寡妇家的风水好。

可我现在已是状元郎的正牌老丈人,而你再也不能像往常那样,跟我的亲家母偷情了,你的亲生儿子也不会认你当父亲。

算命先生心情怅然地离开了家乡,出门给人看风水(因为不能再算命)去了。

就这,故事仍在继续。


又过了若干年,年迈的算命师,连普通的风水都看不动了,就一拐一钵回到了故乡,落叶归根嘛。

等他见到同样风烛残年的对头加师父时,这个故事才落下帷幕。

原来呀,状元郎到京城后,没几年就抛弃了结发妻子(风水师的女儿)而傍了一位朝廷大员家的女儿,跟在新老岳父后面结党营私,贪赃枉法,党同伐异,坏事做尽。

事发后,结果可想而知。


讲完算命师亲生儿子的悲剧后,风水师追问了一句,王寡妇亡夫的坟,你到底做没做过手脚?

早已经老泪纵横的算命师羞愧难当说,岂不是我动的手脚,他即便不认我,我也不会害他。

可我只是加持了几个更好的福报进去啊,为什么偏偏变成这样?

年迈的风水师一声叹息道,都是你害了我的女婿状元郎啊。

那孩子天生福薄,承受不起更大的福报,古人说的德不配位,说的就是你们这对不知死活的父子。

没听过这句话?

火越烘越寒,命越算越惨,风水越好人越懒。

是你的自私和算计害了他啊。


3.百善孝为先五行学说里,南主父位,北主母位。

父是天,母是地。

现实生活中的很多人诸事不顺,皆因天地颠倒,主因乃是不孝。

我师兄张谨言早些年在外游方,碰到过一户住宅非常不好的人家。

说白了就是凶宅。

丈夫很年轻就去世了,妻子守寡,还带了两个年幼的儿子。

丈夫在家排行最小,上面有好几位哥哥姐姐,据说混得都挺好,最起码,经济条件各方面,比那位寡妇家要好几十倍。

可他们根本就不管老人,也就是那位寡妇的公公和婆婆。

搞到后来,寡妇只好把快年迈的公婆,接到自己家里来生活。

她对公婆好到什么程度?

婆婆生病发烧,大雪天的,她借了一副板车,铺上褥子,把婆婆放在车上,自己拉,两个儿子在后面推,一步一滑,但却连夜送去了县医院。

挂完号,第二天早上才知道费用不够,就把儿子“抵押”在医院,自己跑出去卖血才凑够。

公公已经八十多岁了,生活不能自理,她端屎端尿擦身子,一点都不避讳。

当年谨言发现这个凶宅时,已是十多年以后。

那时她的两个儿子都已成年,公公九十多岁才去世,婆婆都快一百岁了,仍然建在,家中顺风顺水,日子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太反常了,张谨言借口口渴,进到她家一看,不免吓了一跳。

因为她的这个行为,把整个的命运和凶宅格局全给改了,本应该多灾多病,受苦受难,结果家里不但啥(凶)事都没发生,还连续出现了几个奇迹。

第一个奇迹是大儿子去宁波打工,谈了个当地的女朋友,还是独生子女。

那时社会上已经作兴彩礼了,江浙的风气更甚。网站上,经常有百万以上的炫富新闻出来。

寡妇就自己跑去宁波,坦诚找到女方家属,说他们家拿不出彩礼,也没豪车接亲。

你知道她的亲家母说什么吗?

没事,我们不要彩礼,我们派车把女儿给你送过去,再给你拿五十万给你带回去办酒席。

新房你也不用发愁,我们早已替孩子们买好了,就在你们县城。

好家伙!那时的五十万相当于现在的五百万都不止,因为那时的县城房价刚破千,五十万能全款买到一栋精装修大别墅。

第二个奇迹,更有代表性,也更有戏剧性。


因为啥呢?

说他的小儿子,做人有点憨,学了厨师后,他的寡妇老妈卖猪卖鸡,拆巨资替他在县城开了一家很小很小的馆子。

寡妇自己呢,白天在儿子店里面打杂,晚上走山路回家照顾公婆。

那年头社会治安比较乱,街面上到处都是混混,游手好闲,别的馆子看到他们,躲都来不及。

惟有他,啥也不怕,混混们来了,点啥上啥,吃到最后,混混们就一个接一个溜了,剩下满桌狼藉。

小憨老板大怒,冲进厨房就拎了一把菜刀出来,被他妈一把捞住,劝诫教导儿子说,这些街头小混混,哪一个不是穷人家的孩子?

富家子弟哪有付不起饭钱的?你区区一个小饭馆老板,就想翘尾巴,看不起穷人?

莫欺少年穷!

小憨老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妈来训话,乖乖把刀放进厨房,低着头去干活了。

别的饭店老板见了,就笑话他,胆小鬼,窝囊废。

小憨说,我不是不敢打架,也不是没胆砍人,可假如我把他们砍了,进去了,剩下我妈谁照顾呢?难道你们家没有妈妈吗?

那些老板们就都红着脸散了。

后来,那些混混饿了,还是经常腆着脸来吃饭,有时给钱,有时签单,过了一段时间,小憨老板自己也看开了,甚至拒绝他们签单,要他们吃完赶紧走,签什么签,签了也是白签。

都已经沦为混混了,身上哪有钱。

这么一说,就是几年之后的县城大开发了,那些之前吃白食的小混混们,全TM跑回家乡,挤破头挣钱去了,当然也有涉黑进去的。

真是怪事。

三线小城大开发那几年,小混混们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有开渣土车的,有开挖掘机的,有当包工头的,有卖水泥黄沙的,全都富了起来。

不但清零了小憨老板的那么点欠款,后面不管哪家请客吃饭,哪怕是请当地大领导,请外地开发商,都带到他家来吃。

美其名曰,当地特色。

实际上就是送钱给小憨。


再之后,几个小老板(当年欠了一屁股饭钱的小混混们)一合计,免费、强行、送材料给他扩大装修营业面积,增加菜品。

没几个月,小憨老板就成了当地最大、最豪华、最有逼格的一家酒店董事长。

没有人(资助他的那波小混混)要他股份,还给他免费介绍业务。

小憨老板的命运,从哪儿改的?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wszx.com/gaimingsu.html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