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神秘过阴人的故事

1.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赣浙皖三省七县交界处,有户姓黄的人家,职业种瓜。黄老汉有两个儿子,都已成年,老婆肚子里还有一个,已经九个月。

西瓜,冬瓜,南瓜,黄瓜,地瓜,丝瓜等等,各种瓜。其中黄瓜种得最好,每年都能大丰收。就在可怕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黄家也没人饿死。

那是一个大锅饭的年代,很多人在吃观音土、喝西北风,怎么黄家可以留资本主义尾巴,私自种瓜?

哎,还真种了,三省七县交界,优越的地理位置使然。东南亚著名的毒品金三角,也是由于这种复杂的地理位置造成的。

但这无关宏旨。我们这个故事的起因是那一年,黄家的瓜地里,出现了这么一个反常的景象,说有根黄瓜呀,一下生就是青铜骑士。

别的瓜还没开花,它就已经青铜了,别的瓜正在受粉时,它都已经进化到黄金时代了,等到别的瓜长成,它终于变成了一位黄金圣斗士。

摘下来之后,掰也掰不断,吃也吃不了,刀砍火烧不变形,老黄一家四口拿它半个办法也没有。


这时邻居家的王老汉过来了,对那条奇奇怪怪的黄瓜看了几分钟,然后一本正经道,这不是我家的大门钥匙嘛,怎么跑你家瓜田去了?

黄老汉说,一条黄瓜而已,隔壁邻居的,想要我可以送给你,但这样装神弄鬼就是你的不对了。

王老汉笑了笑,有点尴尬地说,实话告诉你吧老黄,其实这片瓜田,就是传说中的天子南库,而这条黄瓜呢,真的是把钥匙,由我家世代保管,可是现在它成了黄瓜精,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因为我既是库房管理员,又是一位过阴人,我们过阴人如果不讲实话,将会遭到天谴。你只要拿了这把钥匙,蹲下来敲三下,南库大门就会打开,里面的金银珠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但是这把钥匙,最好能交给我保管,否则……王老汉还没有说完呢,黄老汉真的蹲下来,拿瓜敲了三下地面,刚敲完,脚下瓜田果然颤抖震动起来,天空乌云密布,地面上飞沙走石。

瓜田前后左右自动分开,一眨眼的工夫,眼前就出现了一条幽深下行的石头阶梯。

老黄一家四口,全懵了。

2.

老黄是个急性子,当时就搂不住。

立马带了两个儿子,快速往下奔去,手里还拿了那根黄瓜精。

任凭王老汉扯破了喉咙,向他们喊道,快回来啊老黄!想发财,我们也要从长计议啊!

奈何老黄父子三人,全都置若罔闻。等黄氏三雄全都进了宝库,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头顶的泥沙俱下,抬头一看,地面那道缺口已经自动合上了。

王老汉在上面气得捶胸跺脚,大声呼救,老黄媳妇则挺了一个大肚子,挥动手中锄头,不停挖向地面,想把自己老公和儿子挖出来。

这时,尚能听到老黄父子三人,在下面断断续续地哀嚎道,我们出不去了……老王你行行好……照顾好我老婆……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很快就没了任何声息。王老汉坐在瓜田,唉声叹气道,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呀!

弟妹你还是节哀顺变吧,老黄性子太急,刚才我话还没讲完,他就急匆匆自己进去了,其实我想说的是,钥匙是不能带进库房的,否则,库门就会自行关闭,神仙进不去,恶鬼也出不来了。

老黄媳妇急得给王老汉磕头下跪,问他还有什么办法,能把地库大门打开,放出里面的丈夫和儿子。

王老汉挠了挠头,一脸苦相道,也不是没有,可这时间也太长了,要到30年之后,你儿子成为东半球首富了,才能救出他们。

但这种情况是极少见的,除非他们三个,能凭那根黄瓜,硬挺30年。

老黄媳妇这才绝望了,可是哭天喊地都没球用。当晚她就早产出黄家唯一的香火。也就是后来那位东半球首富,黄三枪。

那一年是1970年。


3.

1970年出生的黄三枪,可不是什么凡人,据说他一下生,就已有10岁以上孩童智商,因为他是一个早产儿,比普通人早生了一个月。

古话说,天上一月,地下十年。所以他的聪明,显而易见。

等他长到人间十岁时,有天直接去了隔壁王老汉家,侃侃而谈道,我知道你是过阴人,我的父亲和两位兄长,已经死了快十年了,这十年我很想念他们,他们在下面的劳逸苦乐,我也一概不知,劳烦你把我带下去,向他们请安问好。

王老汉说,这可不行!我的名字在地府有备案,我有阴阳两界的出入通行证,你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下去的话,可能永远出不来了,我最多代你跑一趟,帮你问候他们一下。

黄三枪说,那你去了,请一定带一件信物回来,这样也可以证明你所言非虚。

王老汉说,行。

一个极为隐秘的日子,王老汉紧闭大门,躺到床上,床前放了一盆清水,再把两只鞋子放在地上,一只朝上,一只朝下,再三嘱咐守在床前的黄家母子道,守好这里,不要让外人进来。我的两只鞋子,你们也千万不能乱动,要不然,我就没有办法回来了。

黄家母子一一答应,于是王老汉两眼一闭,就开始神游四海。

飘飘荡荡走在了去往地府的乡间路上,走到一个小城市,发现路边有家生意兴隆的某宝刷单大厂。

一问老板,原来是位相识的江浙老乡,早些年因喝假酒(其实就是工业乙醇勾兑自来水)而暴毙,没想他在下面,生意做得这样大。

王老汉上前搭讪,那人一惊道,你不就是内个……黄瓜首富的隔壁邻居来着?


王老汉说,是啊是啊,我就是隔壁老王,我来下面办个事。

就把黄三枪家的惨况给说了一下,那位刷单厂老板,生前也曾听说过黄氏三雄的悲壮往事,因此就说,这么大一个地府,到哪才能找到他们呢?而且他们父子三个要钱不要命,这种吝啬鬼,也不会来我这里刷单啊。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锣鼓喧天,有大队仪仗路过这里,队伍的前后左右,都有专人往外撒钱。

刷单厂的员工刚好下班。看到有钱抢就都去抢,厂长忍不住,亲自加入到了抢钱的队伍之中。

撒钱仪仗队走过之后,厂长问自己的员工道,这TM哪来的有钱鬼呀?

员工说,这就是天子南库的老牌管理员——黄老爷呀!

4.

过阴人王老汉见到地府有钱人黄老爷的时候,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因为这人太熟了。

黄老爷坐在客厅里,穿着十分光鲜,跟他在阳间的形象判若两人。

黄老爷噗嗤一笑道,你这老小子,当年故意一句话不讲完,害我父子三人在下面吃了十多年黄瓜,现在还敢下来过阴?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父子三人也是因祸得福,才有今天这份牌面。说吧,你来这里想干吗?要富贵,还是权势?

王老汉这才结结巴巴说明了来意。黄老爷说,阴阳永隔,你回去告诉三枪,我们现在挺好的,让他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要挂念。

完了就让下人带着王老汉,去黄府四处走走,看看,见识见识,回去也可以传话世人,黄氏三雄在阴间的富贵荣华。

王老汉看到,黄府上下金碧辉煌,有许多漂亮的婢女和健壮的家丁。

书房里有名贵字画和金银珠宝,后院里的假山,小桥,花池,鱼塘,厨房,餐厅,家丁无数,真是活生生的豪门世家。


重回客厅,黄老爷问他,全都看完了吗?

王老汉说,全都看完了,真是眼花缭乱,就怕到时候记不全,讲不完。

黄老爷笑笑说,原本想请你吃顿饭的,但是这里的饭菜酒水对你身体不利,又想送你一点钱财,奈何阳间也用不了,怎么办呢你说?

可王老汉磨磨蹭蹭不想离去,就问他啥子意思,是不是必须带点什么回去?

王老汉说,我下来时,令郎关照我一定要带点信物回去,不一定金银珠宝,随便什么物件都成,还请老黄成全。

黄老汉沉吟片刻道,物件什么的,你肯定是带不上去的。不过确实有件往事,上面没有任何人知道。

58年有个亲戚,求我卖他一些黄瓜,一张三千元存折,被他事先偷偷放在我家某某处。

可是那个年代,我哪敢私自卖瓜?过了没几天,他们全家就相继饿死了。

后来我一不小心来到下面,那张存折应该还在某某处,你回去之后,叫三枪找出来,可以从银行取出那笔存款。

王老汉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很高兴地拜别了黄老爷,醒来时已是人间第三天。


5.

王老汉醒来后,黄三枪见他两手空空,怀疑他在糊弄自己,王老汉就把下面的所见所闻,从头到尾给他讲了一遍。

然而黄三枪仍然认为,王老汉在给自己编故事。王老汉这才想起存折那一茬,就说,不信你去某某处,那里有你爹留下来的一张存折。

黄三枪去往该处,果然找到一张1958年的老款存折,那时的一块钱,相当于现在的五百都不止。

黄三枪带了存折去取款,银行二话不说全款给了他。这时,黄三枪才对王老汉的本事深信不疑,就拿出一千块钱酬谢他,没想王老汉坚辞不受。

黄三枪20岁那年,春节祭祖时又想起死去的父亲与兄长,就把隔壁王老汉再次请来说,已经很多年没有父兄们的消息了,麻烦您老帮我再跑一趟。

王老汉大吃一惊道,你以为我是邮差费雷德吗?这样的消息,普通人一辈子只能搞一次,这事要被阎王老爷知道了,我两腿会被牛头马面打断,两手会被黑白无常吃掉。

说完赶紧溜了回去。


第25年,王老汉帮另外一位客户过阴,刚到下面,还没坐稳,就听到几个孤魂野鬼在唠嗑。

其中一位野鬼说,你们听到黄老爷府上的事情了吗?另一位孤魂道,听说新来了一位狠鬼,把他搞下来自己上去了。

王老汉插嘴问道,新来的狠鬼是不是湖畔W总?

几个野鬼吃了一惊,抬头看到王老汉,表情紧张地问道,怎么你身上有股活人的腥味,难不成你是过阴人?

王老汉腆着个老脸道,是的是的,几位地府的朋友生前住哪?有什么信息需要我帮忙带回去?老汉我保证分文不取。

带头唠嗑的那位野鬼噗嗤一笑道,鬼才需要你往上面免费带信,你哪怕倒贴,我们孤魂野鬼一族,也不会保佑上面人。

其他几个孤魂野鬼,也都纷纷吐槽起来,表示都不愿意,跟上面的亲戚朋友再有任何来往。

仔细一问,原来他们几个,生前饱受人间冷暖和亲戚朋友白眼,死后接不到任何亲人的祭拜。

另外,世上亲友对他们的死,还显得十分开心,像是送走了瘟神一样。

因此他们死后发誓,三生三世,都不要再跟世间的亲友来往。若有违背,三刀六洞。

王老汉听了他们的遭遇,唏嘘不已,之后凭了记忆,一个人去往黄府。

来到老地方,只见黄府门可罗雀,冷冷清清,门外有个骑了骏马、身披金甲的将领,率领着一队兵勇,包围了黄府。

已是只准进、不准出的模式。


6.

王老汉站在围观鬼群后面,吓得不敢作声。

这时,只见黄老爷身穿囚服,颈戴枷锁,神情黯然地走在前面,两个儿子的脖子上面,也各自套了一条铁链。

父子三人,满脸沮丧地站在巍峨的门楼之下。街边的无数游魂,围上去嘘寒问暖,王老汉趁了混乱之机,挤到前面小声问道,咋回事啊老黄?

黄老爷有些惨淡地笑道,老王你怎么又下来了?赶紧回去帮我告诉三枪,我们家58年不卖黄瓜给亲戚的事,让人给告发了。

2058年,我会在极寒之地等他。

随之人声嘈杂,一大队地府宪兵之类的公差们挤了过来,像是电影里的旗牌官和传令兵那样,态度严肃又恭敬地押了黄氏三雄,上了囚车。

王老汉五味杂陈地看着他们,走进苍茫的地府暮色之中。


上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黄府,把自己在下面发现的最新舆情,讲给已经暴富的富翁黄三枪听。

黄富翁问,极寒之地什么意思?王老汉说,就像西伯利亚那样,一只熊也只能熬一个冬天,令尊大人和你的两位兄长嘛,我不知道。

当说到58年3000块钱卖黄瓜的事情,黄三枪脸色大变,后来听老王说到他们父子N年后(也就是2058年)可以相见时,东半球首富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王老汉见状,赶紧告辞了。因为呆久了也没多大意思,他们过阴人上蹿下跳,来回报信,不能收取一分一毛钱酬劳。

听说后来的黄三枪日行一善,日日行善,还耗费巨资,去西伯利亚买好了一块上等墓地,别人问他,你还这样年轻,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

黄三枪答不上来。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wszx.com/guoyinrendegushi.html

猜你喜欢

一个神秘过阴人的故事

1.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赣浙皖三省七县交界处,有户姓黄的人家,职业种瓜。黄老汉有两个儿子,都已成年,老婆肚子里还有一个,已经九个月。西瓜,冬瓜,南瓜,黄瓜,地瓜,丝瓜等等,各种瓜

2022-04-27  分类:修行笔记  浏览:43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