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术未解之谜:形影错

这个故事是三哥讲给我听的。

1、三哥今年75,是我族兄。混在族群中,三哥靠真本事,而我靠的却是辈分。

比如说三哥的独生子,也就是我大侄,年龄比我大20岁。喊我十三叔,见面要(给我)递烟。

关于三哥,我们在《民间霉运人士指南》《乡村外事录:祖坟长刺》和《三胎富佬的幸福生活》里,都曾有过交代。

然而即便牛逼如三哥这样的风云人物,也会有失手的时候,而且他的那次“事故”很诡异,业界称之为形影错。

这种概率一旦发生,就会导致两个以上人,命运互补或互换。

形影错一旦发生,时空就会错乱,后果会像多米诺骨牌那样,难以控制。

三哥解释说,因为算命问前途(其实就是问财运)的人,基本上都是一个一个的来,很少有两个以上的人,绑在一起问。

你们自己回想一下,是不是这样?

当然了,问姻缘的不算。

这种多人绑在一起问前途的案例,历史上只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刘邦带了几个沛县老乡去找许负,但许负只给刘邦本人算了,没给他的几位难兄难弟算。

第二次是在江西龙虎山,洪太尉因与张天师怄气,一口气给108位狠人,算了一次超级大转盘。

第三次是五马进京,五马同去了一趟香山……算了,这副牌太大。


三哥的那次形影错,发生在90年代初期,那时国家经济飞涨,城市乡村,是个人都能挣到钱,三哥也不例外,而且三哥挣钱很风光,因为他是靠了真本事吃饭。

很多人偷偷摸摸挣钱,因为不怎么干净,后来受到了很大反噬。

有人拼了命的挣钱,不顾身体健康,到头来挣的钱还不够看病。

三哥挣钱很轻松,而且大多做了善事。

比如我县的一所阳光小学,就是多年前三哥捐钱盖的,但他拒绝上面领导题写什么希望小学。也不允许邑人给他立功德碑。

三哥当年,盛况空前,我县周边的大小官员,有钱人,外地的富婆及明星,全都挤破了头,去往三哥的城南小屋。

干嘛呢?

找我三哥批命。

仅此一项,三哥日进斗金。

去找三哥批命的人,都得按规矩排队,不排不行,我大侄拿了一根小竹鞭,冒充检票员,在门前维护秩序呢。

谁插队了,就一鞭子抽上去。管你王侯将相,帅哥美女,天王老子都不行。


2.

三哥的形影错,一口气算错了两个人。

第一个人的身份特殊而神秘,如今已经不在人世,说出来怕对死者不敬。

第二个就是本文主人翁,叫川子。

川子家境原本殷实,上面有个哥哥,父母去世时,哥哥贿赂了几位家族长者。

因此分家时,涉及现金房产,川子什么都没分到,倒是分了十几亩田,还有几处山林。

那时的田地,说白了就是一个累赘呀,谁会想到后来能值钱。

川子当时十来岁,没什么种田经验,就转包给了别人,转包方答应每年给他300斤粮食。

不是一亩300斤,而是十几亩加一起,300斤。

实际上一斤都不曾给过,完了只给一句话,田种亏了,不行你自己拿回去种吧。


川子能怎样?

亏就亏了呗,也不指望那300斤粮食吃饭,此后书没念了,首先念不起,其次是他的心也野了。

那时刘伟强的《古惑仔》风靡东南亚,国内青少年纷纷仿效。

川子也有一腔热血和义气,很快加入了城里的一支“无业游民巡逻队”,其实那是一个小县城黑恶社团的雏形。

最初的社团小弟们,搞点吃的喝的零花钱,够打几场麻将的话,回家是要拜关公的。

社团发展的初级阶段嘛,市场的混乱在所难免。

随着各地经济的高速发展,各行各业都出现了很多问题,缺乏某种意义上的公平竞争机制,于是黄赌毒像是雨后春笋,一夜之间就冒出头来。

川子所在的那个社团,在几个头头的运筹帷幄下,越来越像正规军。

什么正规军?

黑社会呀。

公司化运营,军事化管理,川子因为混得比较早,一开始,名字勉强还能挂在社团中层,可没几年,就被淘汰去了最底层。

为毛呢?

因为混得早不如混得好,因为川子在社团的日常运营中,老掉链子。

首先是心善,见不得有人比自己更苦。

社团发展初期,老大派他们几位所谓的元老,去菜市场收保护费,别人都收得盆满钵满,惟有他,不但一根毛都没有收到,还倒贴伙食和人工,帮几个生意不好的菜农,卖起了大白菜。

其次脸皮薄,心不够黑。

社团鼎盛阶段,有人借了社团老大的几万块钱高利贷,早已逾期,利滚利怕是已有几十万。

原本这单老大是派给新来的小弟们去做的,川子因为不懂,以为追个债而已,太简单了,又不用杀人放火。

于是他就主动请缨,非接了这单不可。

老大看他毕竟算是社团老人,于心不忍,就没准,没想川子很生气,叫嚣要立军令状。

老大被他搞得没辙,只好让他去。

到了客户家里,对方(瘾君子)不但没钱,还抱住他的两条腿,涕泪横流,死活求他丢下一点救命钱。

这事不能报警,看情况也不能逼债,焦头烂额中,川子丢下了几百块,才勉强得以脱身。

因为签了军令状,只好在回社团的途中,掏出所有积蓄,还把刚买的一辆幸福125给当了,才凑够那一期的高利贷利息。

自掏腰包,皆大欢喜,三万多呢!

所有人眼都直了,老大气得不行,因为这也太仗义了,有点关云长的风范,这样的危险分子留在社团也是祸害。

一生气,就把他派去了一个边远的小赌档。

社团职务,等于是一撸到底了。


3.

赌档的生意青黄不接。

一位社团老人,重新沦为一只菜鸟的感觉,让他感到很迷茫。

就连一些后进的小弟都看不起他。

有次大排档喝酒,手下的一个中学生小弟喝高了,没头没脑教育起了自己的老大道,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呀大哥。

我们黑社会不是敬老院。

出来混首先心要狠,你处处想给别人方便,方便是什么?方便就是粪坑呀大哥!

你TM时时刻刻都想着与人方便,自己就成了粪坑知不知道?

为什么外面都叫我们黑社会?

什么叫做黑社会?

黑社会就是脸要黑,心要黑,手段更要黑!

川子当时也喝了不少,心想自己这样的社团元老,众目睽睽之下,竟被眼前这个毛都没有长全的中学生训斥。情何以堪!

不禁老脸一红,一时没想开,抄起一个啤酒瓶就砸了上去,中学生小弟被他砸趴在地,头上鲜血淋漓,却忍不住欣喜若狂起来。

呜呜呜大哥!

黑了卧槽!

大哥你终于黑了呜呜呜!

没想那位喜极而泣的黑社会小弟,第二天却被医院给鉴定了中度脑震荡。

社团为此出钱出力,斡旋了多个单位,才勉强搞定。事后的老大说啥也不愿再见到川子,妈的黑了也不见。

被社团开除后,川子才发现,自己的身家500都不到。只好买了一张中巴票,几本农业种植书籍。

准备回老家科学种田。


4.

中巴很破,里面的乘客们谈兴却很高,惟有川子窝在座位上,一声不吭。

途中一位老者说,知道吗?城南有个三爷,算命准得不得了。

坐在前面的一位小年轻闻言,虎躯一震道,是啊是啊,三年前让我爸多盖屋,多栽树,说我家五年内必有横财,今年县城大开发,房屋拆迁不算,树木也赚了十来万,这不,我爸打电话让我回家当阔少呢。

又有一位乘客道,三爷真的很神,我家有个当老师的亲戚,学校拖了他两年薪资付不起,想闹事又不敢,跑去算了一卦,三爷说他驿马光明,潜龙在渊,叫他不必惊慌。我那亲戚听了不但没参与讨薪,还写了入党申请书,半年不到就被调去城里,当了正科级信访办主任。


众人道,这么厉害?改天我们也得去算算。

司机忍不住寂寞回过头说,还改天?三爷门前人挤人,上午八点开门,有人怕轮不到,清晨五六点就已在门外排队了。

他每天只算二十人,多半个都不算,没有绿色通道,管你什么老弱病残。这还是慈悲了,早些年每天只算十个人。

川子听了,心想自己混了十年社团,到头来什么都没捞着,再不去老神仙那里算算,恐怕就没有未来了。

那天清晨五点还不到,川子就早早去往三哥门前排队,妥妥占了个NO.1,没一会儿,又来了第二名,稳稳站在川子身后。

那人西装革履,器宇轩昂,一看就是好命之人。

川子与他一番寒暄,才知那人是从外省来的,要不然轮不到自己排第一。

那人听闻川子是本地人,就跟他协商道,兄弟我有急事,你能否让我派第一?我还着急赶回浙江呢,今天我老婆过生日。

见川子有些犹豫,那人摸出一沓大钞,数也没数就往川子手里塞。

川子多少见过点世面,加上他原本心就软,不但坚辞不受,还二话没说就把NO.1的位置,让给了那个外省人。

说来那人性子也倔,川子不要都不行,拉拉扯扯之间,第三第四第五第六们都已经来了。

场面比较难看,川子脸皮薄,生怕后面人知道自己卖位置,没办法只好把钱收了,装在兜里。

5.

因此那天门一开,那人就第一个进去了,半个小时之后出来,红光满面,应该是极好的命。

出门时还跟川子打了个招呼,又塞了一张名片给他才离开。

轮到川子,三哥按常规展开命纸,让川子自报家门,三哥拿笔,往他的生辰八字和金木水火土的空格里填写。

三哥填满最后一格,眉毛一皱,竟把已经填好的命纸揉成一团,直接扔进了废纸篓里。

啥意思?川子当时有点懵。

三哥说,你这命没有算的必要。

川子说,大师你这样就不对了,难不成你怕我付不起钱?

三哥说,看完你这命,我也不忍心让你付钱。

川子怒了,为啥呢?今天不讲出个道道,我砸了你摊子信不信?老子混过十多年的黑社会,这条你没有算出来吧?

三哥扑哧一声笑了,就你还混黑社会?算了,看在你命格奇惨的份上,我给你简单讲一下吧。

普通人命不好看运,运不好看星,你的命、运和星,基本上都已经坏到了一个极限,从你16岁开始到现在,从你现在到将来,你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都没什么好运可言。

这种天下第一等苦命,实属罕见。

别说你混黑社会,你就是上战场,也是敌军第一颗子弹的挡箭牌。

川子听了,回想父母去世后,自己的日常苦逼及狼狈,一幕幕历历在目,不禁哭晕在三哥面前。

三哥劝他劝不住,撵他也不走,心情不禁烦躁起来,后面毕竟还有很多客户,那时有句slogan很是流行,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

如果每个算命的都像川子这样难缠,三哥还挣什么钱?

三哥原本想把川子哄走,只好敷衍他一句道,这样吧,你胡乱报一个八字来,我给你重新算,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造化了……川子命苦,但不傻,实际上,他知道三哥这是急着要做后面人的生意,想让自己尽快滚蛋。

再说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哪有改个八字就能改命的?

因此胸中升起一股(悲壮)英雄心,毅然拒绝了三哥的提议,从口袋掏出一沓大钞,数也没数就扔在了三哥面前。

反正那钱也不是自己的,完了站起来就要走人。

这次轮到三哥懵了,因为他(直言不讳)算出了川子的天下第一等苦命,摊子没有被砸就不错了,哪好意思还收钱?

仔细一看,钞票还夹了一张名片,而且自己也有一张同样的,岂不是NO.1算完命之后留下的!

心想有了!便一把捞住川子说,客官请留步!钱你收回去,名片也要收好,我给你重新写一张命纸,你拿去祖坟烧了。

6.

后来呢?

后来那天下第一等苦命的川子也算听话,一切都按三哥的吩咐去做,父母坟前烧完命纸和冥币当天,他就获得了镇政府领导召见。

名下的十几亩田,几十亩山,被政府一次性征押完毕,具体多少赔偿款,三哥说他也不知道。

说重点,他是怎样被你形影错的?

三哥说,他根据那张名片,重新填写了一个同样命格给川子,有点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架势。

因为川子那天排队排到了NO.1,只是他心存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才变成了第二名,如果真是第一,命格或许又不同。

为什么正月初五,很多人都争着抢着去烧第一炷香呢?算命亦如是。

可让三哥没想到的是,恰恰是那个命中注定NO.2的人,泼天的富贵害了他。

为毛呢?

因为火越烘越寒,命越算越惨,好命不经算,坏命更难缠,这是一句古话,但是很多人没有领悟到这句话的精髓。

那要怎么理解呢?

有些人,原本就是富贵命格,但是综合素质太差,心理承受能力也不行,得到大师们的批命之后,就变得骄奢淫逸起来,狂妄得一塌糊涂,这就导致了,原本命中注定的富贵,会变得越来越缥缈。

原本一辈子能挣100个亿,结果因为贪婪、狂妄和骄奢淫逸,到头来只挣了几千万还沾沾自喜,自命不凡。

所以没几年,那位当年花钱买来的NO.1就出车祸死了,多年打拼积攒下来的亿万家产,便宜了前妻和自己的心腹司机。

这是关于命好的。

而那些被批为命不好的,从此更加心神不灵,做人做事举棋不定,原本不好的命运,就会变得更加惨淡。

但也有一些内心善良,淡定从容的人,他们(因为批命不好)反而会去做更多的善事,说他们助人为乐也好,消弭灾祸也罢,但恰恰这些向上向善的行为,能悄悄改变一切。

原本不好的命格,因此就会慢慢好起来。


扯得有点远,回过头来讲川子。

川子拿到赔偿款之后,太多了,花也不是,存也不是,心乱如麻。

第二次排队(仍是NO.1)问三哥,三哥叹了口气说术业有专攻,建议他打电话,咨询咨询名片中的那个人。

川子电话打过去,那位花钱买来的NO.1果然没有忘记他,还热情邀请他去给自己当司机。

川子想也没想就去了他公司。

几年后的川子一飞冲天,泼天的富贵,震惊了全世界,连三哥都不敢相信。

但这就是传说中的形影错!

川子到底何人?这里就不明说了,亲们还是自己蹲守课代表吧,建议乱猜,我还得干活呢,#水底哭声已经大半年没有更新了。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wszx.com/xingyingcuo.html

猜你喜欢

麻衣相术未解之谜:形影错

这个故事是三哥讲给我听的。1、三哥今年75,是我族兄。混在族群中,三哥靠真本事,而我靠的却是辈分。比如说三哥的独生子,也就是我大侄,年龄比我大20岁。喊我十三叔,见面要(给我)

2022-04-27  分类:修行笔记  浏览:11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