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丢了,请一定记得找回来

1.闯入者与外出者这个故事,是我村治保主任兼民兵营长兔子(化名)讲给我听的。

疫情刚起那年,我们村也不例外,出入口,都有村干部轮班站岗,严防死守。

据兔子自己说,这都是义务工。

我有点不相信,都什么年代了,大冷天,凭什么老百姓都能在家睡大觉,村干部却要站在风霜雪雨中遭罪受苦?

兔子只好解释说,其实也有一点点象征性补偿,但数目真的不多。

因为是冬天嘛,天气很冷,他们的简易帐篷搭建得也不专业。


轮班那晚,兔主任和他的堂兄队长(村民组长)搭档。帐篷里有张建议行军床,被堂兄抢去睡了,兔子自己里三层外三层,穿得严严实实,趴在值班小桌上面打瞌睡。

大约下半夜两点左右,村口的马路上,轻飘飘过来一辆车,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开始兔子以为,应该是辆高级私家车,发动机性能好,听不到噪音很正常。

等他看到车门打开,车上下来的那位,他立马就感到有点不正常了,想喊醒正在酣睡的堂兄,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起头皮站在那里。

一脸懵逼,傻了一样。

因为车上下来的那位,不是陌生人,也不是外来人员,而是已经死了三年的顶头上司,本村的上一届治保主任。

兔子当年士官退伍回来,还是这位老主任主动让贤,自己才得以进入村部,吃上了皇粮,理论上来讲,老主任对他不薄。

然而三年前,老主任去世时,新主任兔子只是场面上,礼貌性随了份子钱,这三年并未比别人多烧半刀纸,对未亡人的一些事务也都爱问不问,这下好了,老领导自己找上门来了。

兔子你表现不错嘛,知道为人民服务了,老主任首长一般的嗓音,听来十分亲切。

兔子呆如木鸡般站在小桌后面,心中十分纠结,我到底还要不要他登个记呢?

就诺诺说,主任你……老主任先是目光如炬地“嗯?”了他一眼,随之脸一黑道,你什么你?

边说话边往村里走。


兔子赶紧腆了个笑脸道,你需要口罩吗主任?来来来,我这里有。

一溜小跑,就送了一副口罩上去。

老主任一挥手,不怎么耐烦道,去去去,去忙你的事吧,我也有我的事。

兔子再一次不知所措。

老主任也没理他,径直进了村。

兔子赶紧拍醒堂兄队长道,快醒醒啊大哥!真的见鬼了,李××回来了!

堂兄队长睡眼惺忪开玩笑道,回来好啊,正好他还欠我一千块钱。

兔子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堂兄说了一遍,堂兄差点吓哭了,堂兄弟两人正在商量对策呢,老主任已经带了一个人,一路说笑而来。

走近一看,那人是老主任的老表,老孙,也是我村的一位村民。

这次,轮到兔子的堂兄也不敢讲话了。因为老孙是兔子堂兄的师父,兔子堂兄年轻时,学过砖匠。

老村长道,这么晚了,你俩表现不错,回头我帮你们跟上面(实际上兔子他们听茬劈了,老主任讲的是“下面”)讲讲。

兔子有过对话经验了,就腆着脸问道,主任你们兄弟两个,这是要去哪里呀?

老主任习惯性“嗯”了他一眼道,带我老表出去散散心。兔子心想,老主任讲得在理呀,老孙是肺癌晚期,已经在家等死大半年了,郁郁寡欢的,生活情绪确实不是很高。

老孙患癌这事,全村人都知道,可问题是,这么晚了,外面黑灯瞎火的,他俩到底想去哪里散心?

就哼啊哈的想劝阻,再说了,这也是自己当晚轮班的职责所在。


老主任拉了老孙的手,看也没看兔子和他堂兄。

兔子多少有些生气,毕竟行伍出身,军人的血性还是有点的,就下意识摁了一下手里的电动栅栏遥控器,不卑不亢道,大半夜的,你俩一个进来,一个出去,总要登个记吧……兔子话还没有说完,下半句他想说的是:“你俩是不是拿我俩当空气呀?”很明显,这是想发火,想挑战老领导权威了。

可是!

那道电栅栏对闯入者(老主任)与外出者(老孙),半点用都没有。老主任拉着他老表的手,轻飘飘就已经到了车边。

像是没有任何障碍似的。

老主任开来的那辆车也很诡异,车前两个大灯,并没光束,但却很白很白,惨白惨白那种。

两人上车后,轻飘飘开走了,不知去向了何方。

一周后,老孙就死了。

补记:其实老主任也是退伍军人出身,他老婆在县城开有批发部,家中经济条件特别好,因此对那份村一级治保主任的工作,一直爱干不干。

卸任时很年轻,也就四十多岁。辞职回家后,养花钓鱼,喝酒打牌。

他在世的最后一个清明节期间,突然心血来潮,请来大批砖匠石匠,说要给祖坟(他的爷爷奶奶)扩建扩建,规模太小了。

他的父母和老婆孩子,自然没法阻挡。

那年端午节,他开车外出钓鱼,回来时喝得有点高,车毁人亡。村民把他的棺材,放进被他自己修缮一新的祖坟里。

尺寸和规模,一切都显得刚刚好。


2.猫妖传我妈还在世时,曾给我讲过一只老黑猫成精的故事。说她有个亲戚的奶奶,已经90多岁了,亲戚家上上下下都称之为老太。

亲戚家新屋落成之后,她却一再强调,要住在他们家的老屋里。

老人嘛,都怀旧。亲戚跟他的儿子儿媳们,岂敢违背,只好自己住进新屋里。

以往每年春节,我妈他们都去亲戚家拜年,老太不说也不笑,喊她拜她,不给红包,也不答应人,最多只是点头示意。

整个人瘦得一把把,让人心疼。好在食欲不错,胃也不错,每次都能吃不少。这让家中小辈们(包括我妈)感到很高兴,也很自豪。

老太有只老黑猫,也不知已经养了多少年,平常时候,她与那只猫,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后来我妈怀疑,是不是她又重新养了一只?

因为猫的寿命并不长,最长寿的猫,也只能活20年。然而在我妈记忆当中,貌似老太的那只老黑猫,她很小时候就已见过。

当然了,那时它还是一只小黑猫。但我妈那年已经41岁了呀。不好意思,我妈42岁生的我。

出事前几年,亲戚家的大儿子,准备要个小孩,小孩在大儿媳肚子里,已有七八个月大,结果回老家住了几天,回去没几天就流产了。

第二年,小儿子因在外地经商,小儿媳生了一个小男孩,过年抱回家,亲戚全家人都很高兴,可每次过年回老家,小孩都哭哭啼啼的,直到嗓子眼哑了才停歇。

事发那年更厉害,小半个正月了,天天如此。


民间传说,使得小孩日夜啼哭不止的,叫做夜星子,是一种古老的鬼魅,懂行的凡人,也可破解。

正好我妈的婆婆,也就是我奶奶,认识一位捉星妇人,祖传的手艺,专治夜星子。

那年正月初八,亲戚(高薪)把捉星妇人请到家中,好生款待。

当晚,捉星妇人就在“闹夜”小孩的床边,安排了一套家伙山,分别是一把黄竹小弓,一柄桃木小剑,还有几支火柴棒大小的黑色小箭。

每支箭的箭尾,都有一个小圆孔。

她把几丝白线系在上面,所有丝线的另一端,全都缠在自己大拇指上。

又到夜半三更,小孩果然毫无征兆地哭了起来,没一会,只见窗外有个黑影匆忙而过,捉星妇人小声说,夜星子来了,注意!

瞬间弯弓,向窗外射出了一箭。


很奇怪,当时只见一道白光射出,明明有窗户玻璃和窗帘的,然而根本挡不住小箭破窗而出,向那黑影快速飞去,只听到窗外有人“哎哟”了一声,很快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捉星妇人冷笑一声道,果然是你!来都来了,还想跑?随之带了亲戚,还有亲戚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必须留下一个儿媳,守在小孩身边),打开灯、拉开门,朝那黑影快速追去。

可绕了新屋老屋好几圈,楞是没有追上。

所有人都有些气馁,亲戚说,该不会是外面来的蟊贼想偷我家东西吧?追星妇人冷笑道,正月里来是新年,蟊贼也要休息几天。

正在这时,老屋里面,忽然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猫叫声。亲戚他们赶过去一看,家中老太胸前赫然插了一支已经变大好几倍的黑色箭矢。

那只巨大肥硕的老黑猫,后退抓地,前腿拽了那支箭,正龇牙咧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外拔呢,奈何没有丝毫效果。

捉星妇人笑了笑说,早就知道是这样,猫妖你还是现出原形,早日升天吧,人间哪有要借子孙后代阳寿的长者?

说完,大拇指往怀里一收,老太胸口那支箭,就飞了出来。

诡异的是,老太身上的那个创口,并没有鲜血流出来,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外汨汨冒出一股绿色液体,闻起来腥臭无比。

那只老黑猫见势不妙,一个虎扑,就变身成为一只猫头鹰,正准备展翅高飞,却被捉星妇人早就布置好的一张渔网,迎头拦下。

再去后屋看老太,老人家躺在床上抽抽的,刚好断气,整个人已经瘦得,不足一米。


3.魂丢了,请一定记得找回来这个故事比较短。

跟昨天推送里的第2个小故事——息息相关。

老家有一哥们(以下简称老Y),年龄比我稍长几岁,跟我家其实还有点亲戚关系,他亲舅舅是我表姐夫,我让他喊我表叔,他不但不喊还想捶我。

老Y英年早逝,去世前已经四五十岁人了,还喜欢打打杀杀,倘若社会往回倒退20年的话,也算是条响当当的汉子。

老Y吧,性格耿直,一生坎坷,坐牢后(交通肇事,拒不赔偿经济损失)惨遭前妻抛弃,出狱后房子车子都不在了,大儿子好像也改了姓。

好在老家(我们村)还有几亩地,几亩山,搞开发那几年,得了些钱财,在街上做点小买卖,又娶了一房新媳妇。

新媳妇在县城开了家川味小饭馆,生意不错,小夫妻日子过得也挺好,但老Y有个坏毛病,怎么改都改不了。

那就是酗酒如命,经常喝大,经常摔倒,不是普通摔,而是骑了摩托摔。

那些年我在省城讨生活,每次回老家都劝老Y,别骑摩托,哪怕换成电瓶车,也可规避一些危险,但他一直以老大自居,很少听劝。

实际上,我的辈分比他大很多。

据另一哥们(也就是这个故事的讲述者,这哥们身上的灵异故事可多了,下次再讲他,以下简称老H)所说,老Y出事前一个礼拜,因为喝大了骑车回家,稀里糊涂,骑向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连人带车摔在山道上,就此晕厥。

过路的好心人,开车送他去医院,酒醒后,老Y记不起自己到底在哪摔的,也不记得是否骑过摩托车,倒是知道,自己的魂,好像丢了。

原话就是这样,老H亲口跟我这样说道。

于是央求老H开车带了他去找。老H拗不过,只好开车带了他,花了一整天时间,找了整整一条翻车之路,但他俩什么都没找到。

找到后来,老H不愿意了,就骂道,你是不是疯了?找魂哪有自己出来找的!

老Y听了,觉得也对,于是他俩就回去了,可是一个礼拜之后,老Y就因为又一次喝大,晃荡在我们村西口那条四车道的大马路上。

被一辆疾驰而来(同样酒驾)的私家车,撞飞掉大半个脑袋。

出事之后,老H跟我说,也不知道后来几天,他到底找没找人帮他去找魂,我觉得他肯定没找,要是找了的话,怎可能出事!

本文地址:http://www.china-wszx.com/zhaohun.html

猜你喜欢